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综合信息

中国地方政府信用排名:广东最高,天津垫底

发布时间:2019-03-26
点击数:37


对于地方政府信用风险,国际和国内不同的机构都有一套自己的评级模型,而从从风险计量的角度看,地方政府风险评估的重点是地方政府信用风险水平和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两个核心问题。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如是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其中,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是重中之重。

比如中国建设银行风险管理根据自己的评估模型,对省级政府信用做过一个评估:

上海、北京、深圳3个一线城市稳居前三位,各个风险维度都表现优异;长三角和泛珠三角地方政府实力整体较高,风险偏低;中部和西北地区风险水平中规中矩,东北和西南地区地方政府风险最高,政府信用表现相对最差。


最近,具有官方背景的财政部下属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进一步验证了这种管观点,它的评估方式如下:

从经济、财政实力和债务三个维度量化结果显示,广东、上海、浙江信用质量位列全国前三,青海、天津、贵州、云南、新疆垫底。



从地方政府信用质量总体排名来看可以分为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依次为广东、上海、浙江、河南、山东、江苏、河北、福建、山西、湖北。

第二梯队,包括安徽、江西、四川、北京、西藏、陕西、辽宁、重庆、湖南、黑龙江。

第三梯队,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其中,青海、天津、贵州、云南、新疆为风险最高的5个省,其余6省分别为宁夏、甘肃、广西、海南、吉林、内蒙古。

经济实力方面,2018年,广东、江苏、山东三省GDP规模继续大幅领先于其余省份,值得关注的是,江苏经济实力得分虽为全国最高(9.2),但由于其债务较高,拉低了综合排名。

广东、江苏、福建,经济实力得分上升明显,经济总量和人均GDP均比较大,区位资源产业优势明显。

作为中部地区龙头,河南新旧动能产业发展并驾齐驱,强大的劳动力资源、米字型高铁、相对廉价的土地成本等,都将成为地区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潜在驱动力。

地方财政实力方面,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5名省份分别为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和山东;后5名分别为西藏、青海、宁夏、海南。继续呈现东强西弱,中部崛起的特征。




就增速而言,浙冀晋辽财政实力显著增强,此外,四川、安徽、福建、河南、黑龙江,以及综合排名靠后的青海、云南、广西等地,近年财政实力也有所上升。湖南、重庆等地财政收入增速出现明显放缓。


借新还旧的金融游戏

从债务负担维度看,苏浙京川鲁五省政府债务规模最大,分别为6.8万亿元、3.5万亿元、2.8万亿元、2.5万亿元和2.3万亿元,藏鄂湘苏浙债务增速最快,分别为71.2%、24.5%、20.5%、19.2%和19.2%。隐性占显性债务比重最大的是北京,为6.2倍,天津4.3倍、江苏4.4倍分列其后。

2018年5月,财政部《关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提到关键“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用于偿还2018年到期地方政府债券的规模上限,按照申请发债数与到期还本数孰低的原则确定。”

即地方债可以“借新债、还旧债”,这是财政部首度正面明确,地方政府只需要还上利息,本金可以借新还旧滚动。

用时间还空间,解了地方领导的燃煤之急,也再次给地方政府大规模举债发展开了一道大大的门。

仅8月31日当天,浙江、山东、湖北发行了超过1200亿元巨额的地方政府债券,直接导致财政部政府债券发行系统瘫痪。




一般来说,100%为债务率的安全警戒线,超过100%存在债务风险,为红色警示。另外,本报告设定债务率在90%-100%为黄色提示,因为已接近警戒线。债务率70%-90%为蓝色关注,债务率70%以下的为绿色安全。

2017年共有6个省份债务率超过警戒线,相比2016年末增加湖南一省。另外青海、宁夏、广西三地债务率处于90%-100%的区间。债务率最高的6个省份依次为贵州、内蒙古、云南、辽宁、湖南、陕西六省,其中贵州最高为161.1%。还原后,辽宁债务率将达到155.5%,居第二位。


天津继续上演债务惊魂

公开数据,天津政府债务规模逐年上升。2014年尚不到2500亿,2017年已上升到3424亿。政府债务率为83。4%,但如果加上或有债务1420亿,其政府性债务率将突破警戒线,达到117。9%。其中,滨海新区等地债务率水平很高,超过800%。

和债务规模上升形成对比的是,2017年天津GDP增速仅为3.6%,位列全国倒数第一;隐性债务率达367%,全国排名第一。

预计2019年,天津GDP增速将上升至4.5%,一般预算增速降幅将收窄至6%。


贵州债务的高歌猛进

报告显示,2018年末,贵州政府债务达1。8万亿,全国排名第10,债务负担率125%,全国排名第二,政府债务率(政府债务/可用财力)311%,全国排名第4。同时,贵州省本级和各地级市政府债务率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遵义、贵阳、六盘水、黔南州政府债务率高于贵州省平均。 




近年来,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逐年提及地方政府债务问题。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一些地区和领域政府性债务、非法集资等潜在隐患增加”;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部分市县政府债务风险较高”;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写明,“要强化风险意识。严格规范政府举债行为,多措并举化解存量债务,严控新增债务”。

疯狂的贵州似乎已刹不住车,但已启动债务问责,去年多名官员因此落马。


结语

尽管如此,春节前后地方债话题热度不减,4179.66亿元地方债已密集提前发行。而在2018年最后一天,全国人大正式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了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务限额合计1.39万亿元。

这保证了2019年1月金融数据的开门红,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创同期历史新高,地方债仍然是最核心的贡献力量。

所谓发债,是地方政府向国家财政借钱,这些债务拖到最后怎么办?只有一招,也是最常用的一招——国家出面推动,央行印钞票,稀释老百姓手里的钱。等于向全民征收地方债税,给地方政府买单。



(数据研究局)


一品彩票 苹果彩票 一品彩票 一品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苹果彩票 幸运彩票 葡京彩票 广发彩票